一个戴着游泳圈的小孩屁股一翘

发布时间:2018-10-12 20:13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来源:未知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  “开始还能看到女儿的手和头露在水面上,后来就渐渐沉入水中,什么也看不见了。”羊女士看着事发时的视频,哽咽不止。

  8月5日下午2时许,一名8岁女孩在蓝宝石公主号邮轮泳池游泳时发生溺水意外。8月6日凌晨船至上海后,小女孩被送往医院救治。截至记者发稿时,女孩手摸上去暖了,有点低烧,有大小便,但仍无自主意识,需借助呼吸机维生。

  昨日,晨报记者在医院见到了溺水女孩的母亲羊女士。女儿随妈妈姓羊,出生于2007年12月,刚读完小学一年级。小羊是个“小暖女”,平时,她在新闻里看到陌生人遇到车祸住院,都要拉着妈妈去医院看望。今年7月,她们通过浙江省中旅订购了该邮轮产品,按计划,小羊和妈妈羊女士搭蓝宝石公主号邮轮,8月2日从上海吴淞码头出发,前往韩国济州岛和日本福冈,8月6日返沪。据悉今年7月小羊刚开始学游泳,上了10堂课。

  8月5日中午,羊女士和女儿在自助餐厅用餐时,与同团游客李先生及其9周岁的儿子小李约好下午一起去泳池玩水。下午,羊女士带着女儿来到邮轮14层的泳池玩耍。小羊游泳的地方有一方两圆三个游泳池,其中方形游泳池较深,两个圆形泳池为温水泳池,水很浅,专供儿童戏水。小羊一直在圆形小泳池内玩水,羊女士说,自己不会游泳,事发当天身体又不舒服,就没下水,在距离女儿玩水的圆形泳池2-3米的岸边座椅上休息。

  羊女士回忆:“后来,我到厨房取了些匹萨,给女儿和小李吃。吃完匹萨,孩子们回去玩水了,我继续坐回座椅上看女儿游泳。几分钟过后,小李跑来问‘小羊妹妹去哪儿了?’我这才发现,女儿不见了。惊慌中未在泳池里发现孩子,李先生和小李帮我一起四处寻找小羊,我看到两位白人邮轮工作人员,上前用英文问他们‘我的女儿不见了,可以帮我找找吗?’但他们并没有理会我。我继续找,并问了一位会讲中文的工作人员,他告诉我,可以到邮轮6层的广播室去试试看。我正准备乘电梯去6楼,突然听到身后一群人很吵,我跑过去一看,女儿躺在地上,浑身湿漉漉,昏迷不醒。李先生和另一位游客一起给她做心肺复苏。女儿没什么反应,他们没有放弃,反复做了几次,突然,女儿鼻子里冒出泡沫,嘴里吐出食物和泥水样的东西,好像缓过来了。这时,邮轮上的医务人员赶来,又对女儿进行了急救,然后用担架把女儿抬到了医务室。”

  目击者李先生回忆,一位同船的女性游客最先发现了溺水的小羊。李先生说:“这位女游客告诉我,她正准备上楼沐浴,站在较高的台阶上往方形水池中一看,突然发现一个穿着粉色泳衣的小女孩脚伸得很直。她马上跑到泳池边呼救,她自己不会游泳,便请会游泳的男士帮忙把小羊打捞上岸。我见状一起帮忙急救,直到六七个邮轮医务人员赶到。”

  羊女士告诉记者,通过回看监控录像并咨询医生,女儿溺水的时间有7-9分钟左右。“视频中,女儿先是坐在方形游泳池边上,用脚打水玩,一个戴着游泳圈的小孩屁股一翘,把女儿顶入泳池中,女儿挣扎几下,自己爬上了岸。她在岸边坐了一会,自己又跳下泳池,开始还能看到手和头露在水面上,后来就渐渐沉入水中,什么也看不见了。”羊女士说:“视频里看到,游泳池根本没有救生员。”

  羊女士还表示,溺水发生后,女儿由邮轮上的医疗人员治疗,在邮轮上已切开气管上呼吸机,左膝盖位置穿刺。而当时事发公海,羊女士倾向的直升机送回就医的想法未能实现,邮轮在6日凌晨3时左右到达吴淞码头。120先把小羊送到宝钢医院,但宝钢医院不具备救治条件,后又转至新华医院。到达新华医院时,距离事发已近14小时。

  小羊目前在新华医院儿科ICU 抢救,仍未脱离生命危险。截至发稿时,女孩手摸上去暖了,有点低烧,呼吸机的频率又往下调了,有大小便,但仍无自主意识,无法自主呼吸,需借助呼吸机维生。先期治疗费用超10万元,由浙江中旅垫付了部分治疗费用。

  邮轮通常并不邻近大型城市医院,所以我们的宗旨是在邮轮上配备培训过的医护人员,可处理最常见的突发疾病及提供相应的船上应急医疗护理。我们的医生和护士都是船上全职员工,在急诊室、重症特别护理以及内科等领域拥有丰富的临床经验。所有医护人员现均持有高级心肺复苏术证书,大部分人也接受过儿科及高级创伤生命支持的培训。所有的医生和护士每年都必须参加医学继续培训。

  首先,旅行社和旅客签署旅游合同,即相当于承担起旅客的全程管家的角色,负有保障旅客安全的义务,包括提供安全的硬件设施,若有风险,也应及时提示;其次,旅客登船,即代表其与邮轮的所有者或经营者缔结的承运合同开始履行,除非旅客故意或重大过。

相关文章
[关闭窗口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