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进中国·精彩故事:“海上丝绸之路”上的中国

发布时间:2017-07-09 23:36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来源:网络整理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6月25日是“世界海员日”,今年的主题是“海员的职业生涯”。

交通运输部海事局24日发布的《中国船员发展报告》介绍,截至2014年底,我国注册海员超过60万人,占世界海员总数的三分之一,年外派海员12.5万人次。我国是世界第一海员大国。

海员是一个特殊的群体,国际海事组织曾给予海员这样的评价:“没有海员的贡献,世界上一半的人会受冻,另一半人会挨饿。”

海员对于我国实施“海洋强国”、“航运强国”战略和“一带一路”战略构想所起的作用同样至关重要。但近年来,受国际航运业持续低迷的影响,海员中也出现了“弃船上岸”、“离船离职”的现象。

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从交通运输部了解到,我国正完善海运业人才的培养体制机制,逐步加大对海员合法权益的保护,并已公布了两批便利船员的服务清单。

光鲜背后的艰辛与苦闷

41岁的中海集团上海分公司船长宗兴东已经在远洋船上干了17年。25日,皮肤黝黑的宗兴东对记者说,“我从三副做起,一直到船长。目前掌管的是一艘装8000箱的集装箱船,每年跑北美、南美、欧洲、日本、东南亚等航线。”

他告诉记者,1998年刚进入中海集团时,航运业正兴起集装箱热,“当时航运业很兴旺,自己的期望也很高。但不到10年,全球航运业务就开始走下坡路,这样的不景气已经有7、8年了。”

宗兴东说,“现在船上的海员绝大多数是80后,甚至有的是00后。畏苦怕难,自理能力差,但个性很强。在我们这里,海员的流动性不算大,平均每10个人中,会有1-2个人流动”,但人员流动率也达到了10%至20%。

宗兴东每年大约有6个月出海,6个月在家休息。“出海的时候,收入会比较高,但扣税后只有1万多元。如果在家休息,只能拿基本工资,大约1000多元。”

中海集团大连分公司船长刘大勇也对记者说,“有的时候,可能各种各样的支出扣完,工资卡里一分钱都不剩。”

刘大勇2002年进入中海国际,是个80后,但看上去要成熟许多。“以前,陆地与海上人员的收入差距有5、6倍,现在基本上拉平了。而在陆地上工作,可能有更多的发展机会,至少可以频繁地回家。”

刘大勇对记者说,“在远洋船上工作,风险很大。能不能做到退休都不一定。”宗兴东给记者举例说,“其实长期在海上,不接地气,生理上、心理上都会受到影响。我们整天在切割地球的磁力线,磁场对人体的伤害是很大的。”

“一旦遇到大风,谁都能休息,唯独船长不能休息。我记得有一次我在驾驶室里呆了4天4宿。”刘大勇说。

海员一出海,家里的事就全部扔给妻小。“作为船长,我应该是一个好船长。但作为丈夫,我绝对是一个不合格的丈夫。”宗兴东无奈地说。

像宗兴东、刘大勇这样的海员,在我国有着庞大的群体。

《中国船员发展报告》介绍,2010-2014年我国国际航行船舶船员注册数量逐年增长,分别为26.8万人、33.7万人、38.3万人、41.8万人和44.7万人。

总人数虽在增加,但流动性也非常大。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海员一般工作8到10个月才安排一次2到4个月的休假,加上海上航行生活艰苦枯燥,不少海员干几年便考虑转行,有的干脆上岸办起了“渔家乐”。

上述报告介绍,截至2014年底,我国拥有船员培训机构296家,全年招收本科和大专以上航海类学员1.7万余人。

但交通运输部海事局此前一项调查也显示,航海类学生在校期间愿意上船工作的只占46.9%,每年数万名航海类毕业生,毕业时实际到远洋船舶工作的占80%,5年后仍在船上工作的本科生不超过20%,专科生则不足50%,将海员作为终身职业的更是少之又少。

根据远洋船员目前的待遇水平,三副每月的基本工资为2000美元,二副为3500美元,大副为6000美元,船长在1万美元以上。除去基本工资,还有补贴等其他福利。

“这样的工资水平在舟山地区还是比较高的。”24日,舟山市副市长李善忠对记者说,所以在舟山地区,很多人从事海员这个职业。“另外,舟山人从事海运业也有历史原因。”李善忠说,舟山渔民过去以捕鱼为主,近年来,渔业资源衰退,捕捞业零增长,政府鼓励渔民转产转业。

统计数据显示,舟山有海员约5.7万名,占该市总人口5.8%,占浙江省海船船员总数的三分之二,占全国海员的十分之一。

但近年来,舟山也出现了海员流失的情况。“岸上许多工种的收入不比海员差,生活条件也好。我的同学中,原来出海的,现在全都上岸了。”24日,舟山市一位从事航运业的干部对本报记者说。

航运业普遍船员紧缺

相关文章
[关闭窗口]